• 呃,决定从今天起好好做人。

    《靓仔之恋》

    1998年,香港电影。

    {官方标题自然不是这个—_,—}

    情节采用小连环的形式,企图说明香港很小这个事实(可能吧)。

    一开始,不惯用的思维,企图跳脱某个身份去看,但是被那些非自然的笨拙感染之后

    ,应当营造的哀伤情绪却一扫而光,而使劲地想象如何使用我们熟悉的文字了表达这

    个本就应该存在于字句之间故事。
    我并不知道当地的情况是否的确如电影那般昭然若揭,之所以持如此说法,不过是以

    我渺小的常识来判断罢了。于是,我看到“真”这个概念并不占上风。
    夸张,一日能遇上怪事二三桩,如若此,倒要真心羡慕,每日都生活在期许中,一个

    眼神便春心荡漾,日日尝鲜,隔三岔五便可俘获新的触感。此一。
    是说,少年之梦总悠长,飘些虚实的奇妙花瓣,今日你的新欢是我昨日伙伴。三个转

    身又回家门。此二。
    明星三望均是门内人。此三。
    他抽噎,坠楼。此四。
    比起光怪陆离的春光乍泄,却更离世。

    可也并非是“假”。
    粤语口语。你真的好帅呀!寒喧。讲国语的家庭。不可数。
    Sindy老阿妈。亦实亦虚。
    落落大方,带女伴。你望我我望你,飘忽不定,匆匆一瞥。
    黄昏坐到晚上的天台。他说,不会,我也希望有人对我说这些。他的侧脸很多言语。

    他低头又抬头一个又个一正面微笑。他的侧脸望远方。
    洒满白花花阳光的房间,蓝色立式风扇和白床单的向往。
    回想起来,填充物好多,处处有芝麻可拾。
    他和他一路两手空空,只共有一件东西,非常非常纯粹。因此他不轻易碰他,因此他烦恼是否在欺骗他,因此他脆弱得没有太多话能说,因此他哭过之后睡得安稳。

    不谈欲,不谈钱,只谈情。真属少年之事。